资讯报道

发布投稿

关注微信

客服热线

0311-66850456
广告

大路伸向远方——记石家庄豪狼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风伟

来源:魅力河北网   作者:黄今

阅读:1493

评论:2

  15625662466495.png

大老远,就能看到滹沱河沿岸绿植如翠,河水波光粼粼。

当131路公交车由南向北驶过滹沱河大桥时,距离正定汽车站就不远了。正定恒山建材市场紧邻汽车站。从汽车站步行几分钟就可抵达曾经有名的恒山板材市场彩虹门。彩虹门下面的一号店,曾是一家卖建材的商铺——宏达商行。

……来自陕西、内蒙等地的一帮人,围坐在一张桌子旁,有的面有难色、有的轻声叹息、有的一脸喜悦……在墙上钟蹄声碎、杯中茶香绵绵中,你一句我一句,商量怎么集货、运输……

十六年过去了。在豪狼物流的办公室里,刘风伟回忆这段往事时认为,2003年的那几次“桌边儿商议”是自己从事物流服务的发端,是自己物流人生中的重要节点。

“好男儿就得轰轰烈烈干一番事儿”

回望过去,无数人感慨,现实生活比艺术人生精彩得多。

公司员工张浩说,刘风伟卖建材之前,跑过出租,开过大货车。

1995年,在针织厂上班,早九晚五的生活是平静的。干了三四年后,刘风伟觉得,年纪轻轻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,认为“好男儿就得轰轰烈烈干一番事儿”。从厂里出来,刘风伟筹钱配了两辆出租车,每辆车每月给公司交一千块钱,除了烧油和其他费用,余下就是自己净挣的。

整天坐在车里在路上飞奔,107国道上南来北往的大货车,他看得多了;石家庄和正定县城区的各种货车,他也看得多了。家在正定国际机场附近,除了每天看着飞机升起和降落之外,跑出租的一年多时间里,刘风伟边开车边琢磨“到底干什么好”。

正定紧邻石家庄城区,省会城市物资需求量大;正定当时已经成为中国北方规模、名气都比较大的建材批发市场。刘风伟了解了一番市场形势,听取了一些朋友的建议,经自己思考后,觉得大货车运输有前途。

2000年,刘风伟从出租车行业退出来,凑了七八万块钱,买了一辆旧解放甩挂车,拉着板材、沙子、石子等货物,开始在河北黄骅、沧州、石家庄和山东德州等地来回奔波。

那时,大货车多数超载,交警管得也不是太严。行车荷载9吨,都拉上了30吨。拉少了没有利润。这样干,导致综合车况受不了,货车三天两头儿出毛病。每次出车都得带上轮胎、半轴和各种易损配件儿。从五月份开始干到年底,半年时间里,修了多少次车,数都数不清。

车在哪里会出毛病,谁也说不准。有时,跑着跑着,就在前不挨村后不挨店的路上趴窝了。修车也是自己动手。找个废纸箱,找些编织袋或废报纸,甚至在地上随便抓把枯干草,垫在身子下面。什么东西也找不到时,就直接躺在地上。有时修一两个小时,有时一修就是十来个小时。夏秋炎热时,汗水把衣服都湿透了,除了汗就是油泥,汗蒙住眼时,用手擦一擦,几把擦下来,都成了大花脸。冬天躺在地上修车,手脚都快冻僵了。

“本来以为,大货车拉上货就可以顺畅地在大路上跑,没有想到,这车竟修个不停”,刘风伟觉得跟自己想的不一样,就放下不干了。

没有人,包括刘风伟自己都没想到,从针织厂出来后干的这个行当,竟然成了他后来从事物流服务业的铺垫。

跑大货车时,认识了很多司机,后来全都派上了用场

从大货车上下来,做什么呢?

刘风伟不停地寻思着……

在河北正定这座千年古城,紧邻107国道有一南一北的“恒山市场”。南边的恒山市场以装饰材料闻名。2001年,恰逢这里招商,除了离家近,自己家里有个姐姐也在卖装饰材料,而且客户、货物、车辆来来往往不停,生意兴隆。刘风伟觉得这是个机会,在姐姐的帮助下,就租了120平米的门脸儿,开始经营轻钢龙骨、铝制天花板、集成吊顶灯等装饰材料。

两年多的时间里,虽说累了点儿,但刘风伟已经把店里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。客户量、卖货量渐渐多起来,“坐商”的小日子似乎也有滋有味儿了。

谁也没想到,2003年的“非典”突如其来,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。

来自内蒙古、山西、陕西等地的客商,除了采购刘风伟销售的产品,还需要到市场上别的店里采购板材、胶类、五金、灯具、PVC扣板等产品。

抗击“非典”的日子里,根据疫情“防控”要求,恒山市场开始限制外来人员活动,以避免交叉感染。一听是外地口音,市场管理处就不让他们到处转。无奈之下,这些外来客商坐在刘风伟的办公室里,你一言我一语,商讨下一步怎么办。

“因为对市场熟悉,又是本地人,加上两年来一直打交道培养出来的信任,”这些客商希望刘风伟能“帮他们组织货源、运输车辆并负责结算货款”。一来二去,刘风伟把每单货、每辆车、每笔货款都落实得井井有条,引得外来采购商和市场供货商啧啧称赞。

慢慢地,和刘风伟打过交道的采购商都不来了,开始直接把要采购的货品清单传真过来,同时将货款直接打到他的账号上。之后,刘风伟把客户要的货采购齐,联系好车辆,装好车,再给客户送过去……

就这样,刘风伟给客户帮了多半年的忙。

给客户送货,需要联系货车,刘风伟这时候才知道,自己跑大货车时认识的很多货车司机,全都派上用场了。

客户们说,你把这里的物流做起来吧

2003年底,陕西神木客户打来电话,让刘风伟去他们那里一趟。

2004年一开年,刘风伟就去了陕西。客户对刘风伟说,去年你帮我们集货、组织运输,我们都挺满意,以后你就把这里的物流做起来吧,我们相信你!运输上,你还可以加一些费用作为利润。

说干就干,既然大家信任,还等什么呢?从陕西回来之后,刘风伟就用“联盟物流”的名字,和爱人一起先干了起来。

每每回忆起自己跑大货车的经历,刘风伟都认为那是一种财富。“虽说整天修车,没有挣到钱,但认识了一帮货车司机。想往哪里送货,车好找啊”。

去陕西的时候,拉的是建材;回来的时候,拉的是煤。多数是熟人的车。有时,司机朋友也给介绍车。不用考虑他们回来时拉什么,刘风伟“只管为客户配货送货”。

“那时,每个月可以走20多车货。”刘风伟笑着,“9.6米的货车,每车拉20吨左右,从正定到神木,六七百公里呐!”说起来,真挺鼓舞人的。

不只是承运从正定采购的货,有时,客户在正定之外的地方采购了货,刘风伟也会想办法帮客户送到目的地。

2008年,陕西神木客户在山东菏泽单县采购了60吨板材,刘风伟和供货厂家克服种种困难,从厂里送到菏泽车站,通过铁路运输把货送到了客户手中。虽说那次承运没有挣到什么钱,但听到客户说“自己挺满意”时,刘风伟“心里也热乎乎的”。

“哥,我没有见过这么艰苦的地方。”

为让客户采购的货在路上更安全,为让货款更快地回到供货商手里,刘风伟开始考虑物流发货、接货和结算货款的直营模式。

2003年底,天寒地冻,陕西神木气温还在零下十五六度,柴油车要加负三十号油才能发动。临近春节之际,刘风伟和公司总经理张志军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登上长途卧铺大巴,下午五点从石家庄北站发车,在车上颠簸了整整一夜,直到第二天早晨,才赶到陕北这个千年古县。

连续三四天,两个人脚步不停。拜访老客户,走访当地建材市场,寻找适合做物流的场地。后来,他们在城乡结合部找到了一块两三百平米的“空地儿”,开通了联盟物流正定本部之外第一个“直营落货点儿”。

2004年,刘风伟和张志军没有在年味儿里沉浸。一过完春节,张志军就赶到了神木,在那个“空地儿”上搭起两间十平方米左右的“临建房”作为落货点儿。点对点物流开始了。刘风伟在正定组织发货,张志军在神木这个“落货点儿”上接货。

货到神木之后,有的客户自己来取,有的需要送货上门儿。开始时,雇三轮送货。半年后,为提高效率、节约成本,刘风伟花了五千多块钱,从正定买了一辆电三轮,然后在发货时捎到神木。“当时,神木还没有卖(电三轮)的”。

办公的临建房是简陋的。下雨时,里面用七八个洗脸盆接着。情况往往是,“外面的雨停了,里面还在下”。一个健壮的小伙子在这里干了半个月,走的时候对刘风伟说:“哥,我没有见过这么艰苦的地方。”

四五年后,刘风伟又找了一个交通更方便的地方,租了700平方米,建了4个钢结构大棚。

“办公条件虽改善了很多,但当时挣钱少,舍不得买叉车,又想把事儿干成,”为了节约成本,刘风伟“只能靠人工装卸,工作量是后来使用叉车时的3倍多。”

“不管他以后走哪家物流,只要有他的货到了我们货点儿上,我们照样儿给他送过去。”

眼看着神木的“落货点儿”做得风生水起,鄂尔多斯的客户问刘风伟,“能不能在我们那儿也设个‘点儿’?”

实际上,刘风伟2005年就开始做鄂尔多斯的物流了。当时,从正定到鄂尔多斯的货相对少些。考虑到客户的需要,他们先把货拉到神木,然后再从神木租车把货送到鄂尔多斯。

2006年,刘风伟给神木的“落货点儿”添置了一辆4.2米的轻卡货车。在神木,小件儿货就用自行车、三轮车送,大件儿货就用这辆轻卡送。轻卡除了送神木的货,也送鄂尔多斯的货。

随着鄂尔多斯的客户越来越多,客户从正定采购的货也越来越多。2008年5月12日,刘风伟开通了从河北正定到内蒙古鄂尔多斯的货物直发线路。

没有什么事儿开始是容易的。鄂尔多斯有个胜华羊绒厂,废弃的库房先租给了修车的,后来修车的不干了,刘风伟就把它租了下来。用板子隔出一间作为住的地方,十几平米,一边儿放床,一边儿是过去修车工建造的地沟,墙上全是修车工过去修车时甩上去的油污;余下二三十平方米作为仓库,安放来货,连个窗户也没有。

艰苦了一年后,2009年阳春三月,刘风伟在三公里外的兴蒙建材城隔壁置办了新的落货点儿,三百平方米左右,办公条件改善了很多,货到之后,当天就送完。

五月里的鄂尔多斯,树上的叶子绿了,地上的草也绿了。刘风伟和张志军分头儿在裕和及别的建材市场调研。一户一户走访,看看商户们卖的建材品类、有无商品从正定采购、采购量有多少……同时,也告诉商户“自己是做物流的,有需要就招呼一下,一定会把服务做好”。

“陌生的地方、陌生的人,不跟我们谈的有,被人赶出门外的情况也有。”刘风伟说,“有个客户,头一天把我们从他的店里撵了出去,第二天就有他的货到了我们的落货点儿。不管他以后走哪家物流,只要他的货到了我们货点儿上,我们照样儿给他送过去。”

一来二去,彼此还成了好朋友。

客户越积累越多,发货量也稳定增长。鄂尔多斯这条物流专线日趋成熟起来。

“看能否做物流,一要看它对正定的货物依赖程度,二要看来往车辆是否足够多。”

从正定到鄂尔多斯,一千多里地呢,怎样才能更快地把货送到客户手里?

那一段时间,刘风伟天天都在想这个问题。

2011年7月,“联盟物流”这个用了六七年的名字,因为公司发展资质需要,注册为“石家庄豪狼物流有限公司”。“豪狼物流”走上前台。

一有闲暇,刘风伟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幅幅画面:一条条公路、一条条隧道、一道道桥梁……从正定开始延伸,一直到神木、一直到鄂尔多斯、一直到……

向四面八方辐射开来,到很远的远方。

若能在沿线地市布点儿,然后整合货运资源,就可以缩短发货时间、提高送货时效。刘风伟认准了这个思路。

2012年,豪狼物流忻州专线开通。

这是他们做的山西省的第一个物流专线。

做忻州专线时,他们发现山西对河北正定的货源需求量比较大。“能否在山西扩大物流服务市场?”有了这个想法儿,刘风伟开始与山西的物流企业广泛接触,了解山西市场情况。

2014年,刘风伟先到晋北的大同、朔州及附近各县考察当地物流市场、建材市场,从商户那里得知,这些地方的建材,有一半儿货来自河北正定。

这个发现让刘风伟格外欣喜。

“到一个地方,看能否做物流,一要看它对正定的货物依赖程度,二要看来往车辆是否足够多。”讲述着往事,刘风伟紧捏着青花瓷茶杯,充满自信。

从晋北回来后,刘风伟又去了晋中的太原、榆次、吕梁和晋东南侯马、运城、洪洞、临汾等地。

考察过程中,刘风伟结识了山西远航物流的董事长崔建强和总经理王晋辉。有着很多相似经历的几个物流人只要在一起,总有探讨不完的物流话题,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经过一年多的走访,市场供需情况明朗了。2015年9月20日,豪狼物流开通了山西全省运营。经过探索,根据从业理念和商业模式匹配的相近性,河北石家庄豪狼物流、香河天翔物流、山东临沂国晨物流、山西远航物流形成了“四家联盟”。任何一家加盟商若失信四家中的一家,将失去与另外三家的合作机会。这一举措,提升了加盟合作商的诚信和服务水平。

刘风伟一直说,正是由于远航物流的大力支持,才使得豪狼物流在山西全境保持了顺畅运营态势。

如今,在山西省境内,豪狼物流有45条专线,每条专线上,每天都有自己的货车在路上飞驰。

“你想到我们心里去了”

除了山西这些专线,陕西、河北、山东和内蒙等地市县,也有豪狼物流30多条运输专线。

物流是服务业,为了让服务更贴心,刘风伟一次又一次提高服务标准。2018年伊始,他们又做了调整。原来收货人提货后3小时将货款转账到供货商,调整为即时转账给供货商;原来收货48小时出库,调整为2/3线路24小时出库;原来72小时解决理赔问题,调整为24小时解决理赔问题。

服务标准调整后,客商是否满意?还有哪些要求?

为了解这些情况,刘风伟几乎每个月都要搞一次商户答谢会,少则三五十人,多则上百人。听听商户对公司服务的诉求、意见和建议。

2016年12月26日,在石家庄无极县马桥镇套装门生产基地搞的答谢会,邀请来100多位厂家负责人。刘风伟当时希望能听到各种不同声音,以便进一步改进工作。

“你们的优质服务我们体验到了!”成了这次商户答谢会的主旋律。有十几家企业负责人“希望能多开运输线路,满足发货需求”。

有对夫妻站起来给刘风伟敬酒:“作为物流企业的负责人,你说的这些服务标准,正是我们生产企业想要达到的标准,你想到我们心里去了。”

“豪狼物流的客服打电话告诉我们‘货款已经到了’时,我们还不知道。”一位东北商户说,“我们也走过别的物流,要一两次,才可以拿到货款,但豪狼物流的货款回得更快。”

“一定要了解客户的心,知道客户心里想要什么,并且能做到、做好,这样就能把事儿干好。”“无论何时,都要跟着客户走。”“如果货是自己的,你会怎么想?”这些都是刘风伟平时想得最多、说的最多的。

从宏达商行卖建材到后来做物流专线,是在客户的信任下开始,“也是客户推着自己走到物流这个事业中来的”。刘风伟很珍惜这份儿“声誉”。他深知做好一件事儿不容易。从宏达商行到联盟物流,从联盟物流再到豪狼物流,一步步走到今天更是不容易。自己、爱人和孩子都付出了不少。

岁月让亲人倍加珍惜

从市场到家里有八里路,晚上八九点钟回家,是常有的事儿。儿子放学后,接上幼儿园的妹妹,就在小区的广场上玩儿,他们要等爸爸妈妈回来。

有一天,玩儿得太晚了,妹妹要回家,可哥哥非要等妈妈回来。妹妹哭了起来。夜里,哭声传得很远。

“听着孩子哭得可怜,惊动了5号楼上的一位阿姨。阿姨下楼把孩子送到我们家,陪着孩子……”刘风伟住2号楼,爱人到家后,推门看到一位陌生人,“阿姨讲了事情原委后,我们心里又难受、又感动、又温暖。”

回忆往事,刘风伟爱人眼圈一红,无法再说下去……

物流是一种劳动密集的服务业,干起来没有节假日。刘风伟说,每天干着、想着,看着企业一天天成长,“心里很快乐”。

如今,企业有实力了,用叉车装车,效率很高。而刚开始起步时,他们舍不得买叉车,只能靠人工干活儿。

有一次,开往陕西的货车深夜十二点才到“天堂彩”装货点儿。那个时间点儿了,去哪儿找工人呀?

13.5米的甩挂车,夫妻俩只有自己来装。

看到爸妈这么辛苦,八岁的儿子也本能地帮忙。搬不动,就用双手推着,把小件儿货滚到门口儿,减少爸妈的劳动量。

一直忙到天蒙蒙亮,总算把货装完了。

准备制货单时,突然发现孩子不见了。已经累了四五个小时的夫妻俩,在那一时刻,哪儿还有心歇息啊!

107国道路边儿、库房隔壁、大棚下面……夫妻俩边喊孩子的名字,边奔跑着寻找。

找了半天,他们在床底下看到了两个孩子。八岁的儿子搂着两岁的小妹妹,在货堆里睡着了……他们睡得正香。

“要是找不着孩子,干这些还有啥意思啊!”

刘风伟实在说不下去,背过脸去……

还好,往事已久。

还好,岁月让亲人倍加珍惜。

还好,刘风伟与客户心心相印。

在中国经济社会大发展的时代,在中国物流业滚滚向前的大潮中,在一个个客户信任的簇拥下,刘风伟和他的物流事业,一点点、一天天、一路走来,一路成长。

往昔岁月流长,未来夙愿可期。一路上的付出,他记得,他的亲人、同仁和客户们记得,和他共事儿的司机们记得。

正定这个千年古城记得,滹沱河记得,向远方无限延伸的大路记得…

(文并摄/现代物流报记者常河山)

关键词: 正定 正定古城

人已打赏

      ×

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打赏金额
      • 1元
      • 2元
      • 5元
      • 10元
      • 20元
      • 50元

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打赏记录
      ×

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共2条评论
      加载更多